便是让的两人陷入那无边无际的情*欲当中不能自

分享到:
 
    普通的毒药,之所以称为普通,那就是常见,常有,若是稀有,那就是稀珍级的了。
 
    “不是。”
 
    青芜轻轻的摇了摇头,“毒药之王之内的有一样毒王,不是芪果能换取的。”
 
    “哦。”
 
    风浩心中一沉,朝她一笑,“没关系的,如果一枚不行,那就两枚,两枚不行,那就三枚,总之,我一定会换来的!”
 
    本来总共是十枚芪果,自己吃了一枚,给了焚老一枚,还有八枚之多,八枚芪果啊,那可是能让人延寿两千四百年的圣物,难道还不能比过一株毒药之王?
 
    在他心目中,小青梦是无价的,所以,不管付出再大的代价,他也要凑齐所有毒药之王!
 
    “换不到的...”
 
    青芜摇了摇头,在风浩愕然的目光下解释道,“北邙乌头,生长在北邙禁地之中,就是圣人进去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 
    “北邙禁地?!”
 
    再次听到禁地这个名头,风浩心中一震。
 
    经过青芜的解释,他才知道,原来,这个北邙禁地,那也是天武大6上著名的禁地之一,传说中,北邙禁地,那可是无上毒祖的埋身之地,毒能溢出,让的千百里地域,成为了一片毒域,就算是圣人闯入,那也会被毒杀当场,其可怕的程度,根本不下于生命禁地多少。
 
    而这个北邙乌头,就是生长在这片毒域当中,正因为它生长的地域特殊,所以,北邙乌头,在毒药之王排名上,名列第一!
 
    所以,其实不是说芪果的价值次于北邙乌头,而是,根本与芪果一样,根本是得不到的圣物!
 
    “放心,我会去走一趟的。”
 
    风浩眸光烁动,安慰着道。
 
    他不知道戒指内那神秘的小黑盒到时候能不能派上用场,但是,为了小青梦,他必须去试上一试!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483章 被逆推了
 
    第483章被逆推了
 
    “可是,那可是禁地。
 
    青芜有些担忧的看着他。
 
    原本,她是打算等到一切凑齐了,再冒死进入北邙禁地,寻找北邙乌头...
 
    “呵呵,难道生命禁地就不是禁地么?”
 
    风浩朝她宽慰的一笑,为了不让她担忧,他装作自信满满的样子,似乎禁地对于他来说,不过是如闲庭迈步而已,随进随出。
 
    “好了,北邙乌头就交给我了,你就别操心了。”
 
    风浩亲昵的搂着青芜的香肩,她不过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少许,便是靠在少年那坚实而又温暖的胸膛上。
 
    才是第三次而已,不觉中,青芜现自己似乎恋上了这种温馨的感觉,靠着这个坚实的胸膛,她心中似乎变踏实了许多,整个人也得到一种莫名的放松,身心舒坦。
 
    “只是,这芪果要怎么样交易呢?”
 
    这到是个令风浩头疼的问题。
 
    不安全,传出消息只会给自己找罪受而已。
 
    “呃...”
 
    青芜抬起头,诧异的看着他,那异样的眼神,让的风浩一阵不自然。
 
    “怎么?”
 
    风浩心中讪讪,硬着头皮问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你来琅邪古城,难道只为了参加相石大比?”
 
    青芜一脸古怪的看着他,开口问道。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风浩弱弱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他来这的目的,是为了异晶,相石大比,还是之后才知道的,不过,见青芜此时的神情,似乎自己还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 
    青芜几次张口,却是没说出话来,不过,想到风浩的来历,也微微释怀。
 
    不说王国,就是皇朝之人,也鲜有人知道这件事。
 
    “嘿嘿,难道,还有什么大事?”
 
    风浩死皮赖脸的凑过头去,嬉笑着问道。
 
    “相石大比之后,就是天武拍卖行一年一度的拍卖会!”
 
    青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伸手拦着他靠近的脸庞。
 
    这般亲密的举动,让的她心中生出一抹异样的情绪,妩媚的俏脸之上,顿时浮生出两抹绯红,霎时娇媚无边,让的风浩直接看傻了眼,沉沦进去,无法自拔。
 
    “芜儿...”
 
    轻唤间,风浩的目光定定的锁定在伊人那两片粉嫩的唇瓣之上,低下头,缓缓的靠近。
 
    热气扑面,耳旁传来那略微嘶哑的呼声,让的青芜娇躯酸软,无力的瘫倒在他怀中,眼眸闭上,修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,眸内泛现出一点点意乱情迷的星星之光,张开诱*人的小嘴,不断的喷吐着芳香的气流,那微微张合的唇瓣,似乎在对其出无声的邀请。
 
    “唔!...”
 
    风浩再也无法忍耐心中那莫名的悸动,猛的低头,将那双娇嫩的唇瓣噙住,狠狠的吸吮着,那一缕缕芳香的琼浆,更是让的他邪*火中烧,眸喷欲*火。
 
    深深的一吻,便是让的两人陷入那无边无际的情*欲当中,不能自拔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一把抱起伊人,风浩将之小心的放在床榻上,而后欺身,压落了上去。
 
    身上的重量,让的青芜微微清醒了过来,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,一个翻身,她将没有丝毫防备的风浩掀落,然后自己压落了上去,喘着粗气,一双妩媚的眸子内尽是忿忿,看着风浩眼眸内那错愕的神色,她心中竟然生出一抹得意,“这次换我了!”
 
    “嗤啦!”
 
    某男身上的衣衫被粗鲁的撕碎了,接着,他身上被某女留下了一个个淤青的痕迹,看上去很是凄惨,就如被肆意的欺凌了一般。
 
    两人的情*欲,在这种情形之下,也愈燃愈旺,风浩每一次想要起身,都被青芜无情的残暴镇压。
 
    看着风浩那一脸的无辜,她心中却是生出一种异样的快感。
 
    想自己贵为暗影魔教圣女,却是被这才是武宗境界的家伙欺凌了自己两次,她很不甘心,下定决心一定要他还回来!
 
    “啊!...不要啊...”
 
    某男颇为凄惨的叫声从幽静的房院内传出,响荡很远。
 
    床榻之内,春色无边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玩鹰终被鹰琢眼!
 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 » 便是让的两人陷入那无边无际的情*欲当中不能自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