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可比有敌人打过林生气所以这一段时间李林的

分享到:
 “不可!”老者立即摇摇头,正色说道:“辽公不可忌医啊!”话说,何人有胆子这么直接就打断了李林的话,李林是什么人,跺一脚整个天下都要颤抖的人,但是这么一个普通的老头就敢,因为他叫华佗!
 
    不错正是华佗,天下名医华佗,但是想这样的人嘛,毕竟都有些怪脾气,特别是华佗这样的医生,那就是对病人负责,可尼玛太负责了,李林很怕死,相当怕死,特别是自己的腰伤越来越严重之后,李林脑子里面立即蹦出来了一个人名--华佗!
 
    华佗何人,那是传世的名义,幸好李林赶上的正好是华佗生活的时代,所以李林立即下令,给我搜寻华佗这个人,不管他愿不愿意来,都给李林弄来。不过让李林没有想到的是,华佗也找他呢,这倒不是因为华佗想着靠李林走上仕途,而是李林用鱼线缝合伤口的事情,救了被称为天下第一猛将的赵云,同样这个方法也震惊的整个大汉的医坛,其实华佗就用过这个方法,但是貌似还没有李林的熟练所以也想找机会探讨一下。
 
    二人一拍即合,华佗前往洛阳看望李林,结果……就变成了这个样子,对病人相当负责的华佗,可是不给李林一点面子的,可是那个药实在是太尼玛难喝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夫君!”嗔怪得望了一眼李林,素素赶紧上前对华坨说道:“今日也劳烦华老了,真不知该如何感激!”对于华佗这样的医者,众人都是十分尊敬的,别说被人,李林都是十分尊敬,何人敢不敬?
 
    “岂敢!岂敢!”华坨连连摆手。笑着说道,“此乃医者本份,夫人之言老朽万万不敢当啊,不过…………”可否请两位夫人暂避一会,老朽再为辽公诊断一番!”
 
    “理当如此!”素素点点头,望了甄姬一眼,两女盈盈一礼,退出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唉!”捂着额头,李林无奈的看着华佗说道:“老头,你就不能放我一马么?”
 
    与李林相处了两三个月,华陀自然也算是了解了李林性格,摇摇头笑呵呵说道:“辽公若不想英年早逝,还是听老朽一言!”
 
    “有没有这么夸张啊?危言耸听吧你!”李林撇撇嘴,不过还是乖乖的伸出了右手叫华佗把脉。
 
    “唔…………”搭着李林经脉,华伦皱皱眉,感受着李林略显微弱的脉搏,摇头说道:“还是不行,辽公还需用药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李林顿感嘴里一苦,喝了那么多药,自己都条件反射了,一说药字,李林嘴里就发苦,而且颖儿都已经吩咐,只要李林不喝药,家中几个姐妹轮换着来劝李林喝药,监督着李林喝药,这可比喝药更苦,李林哪敢不从…………
 
    看着李林一脸的苦相,华佗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老朽说了,辽公不想英年早逝,留下家中孤儿寡母的话,还是听老朽一劝!唉……辽公!老朽早就说过,其实辽公的病很是奇特,老夫也很为难,但是老朽定然会用尽浑身解数来救辽公,还望辽公配合,莫要懈怠啊!”
 
    “懈怠!怎么可能?”李林讪讪说道,但是脸上依旧是不乐意的样子。
 
    “好!”华佗目光坚定的对李林道:“那辽侯!老朽这就给你熬药!”
 
    “不要啊!”李林心中哀嚎一声,心里郁闷,但是不得不说,李林确实有且肝颤了,自己的身体难道真的就像是华佗说的那样吗?听着华佗的话,不由得让李林想起一个人--左慈!那个说自己逆天而行不顺应天道,毕竟遭到天谴,难道自己还真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报!”一名浑身甲胄的人走了进来,打断了李林的心思。
 
    李林定睛一看,淡淡一笑,将脑袋之中的杂念甩了甩,爱咋地咋地吧!
 
    在看着眼前一人,李林笑意更浓,那人一声金甲,腰跨林刀,身材虽然算不上魁梧,但是一身的英武之气已经很是浓重,而这个人,及时如今护卫营将士质疑,夏侯霸!
 
    不得不说,将门之后,确实是跟别人不一样,夏侯霸这才多大,便有了如此魁梧的身材和精湛的武艺,更是李林心爱的义子,所以跟李平一样,想要出去单干,那么就要先跟着李林的护卫营历练一番,李虎还小,但是现在就朝着要去了。
 
    “霸儿!何事?”李林问道。
 
    夏侯霸很有那么回事,拱手道:“禀告义父,扬州田豫将军传来书信!徐州庞统军师传来书信,宛城徐庶军师传来书信!”
 
    “哦?”李林眉毛一挑,缓缓伸出手,道:“呵呵!有意思,拿来给我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夏侯霸将三分书信递给了李林,李林打开第一封田豫的书信,嘴角立即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嗯!看来孙权这个小孩纸到底低头了!”李林点点头,笑道,原来书信里面真是说的孙权派出使者要与李林议和,两家和解,看似是和解,其实谁都知道,就是孙权知道自己不行了,要是再跟李林敌对下去,绝对没有好处,不如赶紧的就服个软算了。
 
    又打开徐州庞统送过来的书信,李林又是缓缓的点点头,道:“嗯!不错,看来周瑜也明白他面对的是谁了!”当然,孙权低头之前肯定要通过周瑜这关的,周瑜虽然有些自傲,但是也是有眼力的人,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没啥可以纠结的,赶紧和解得了,但是要说这个条件,李林肯定是要呵呵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最后,李林发开了徐庶的书信,瞬间,眼光变了,脸上露出了愠怒的表情,而且还是越来越怒那种。
 
    “啪!”李林一把将心排在了自己身边的案子上,骂道:“妈的!大耳贼,竟然敢坏我好事,好大的胆子!”
 
    原来,曹丕果然带着从宛城之中匆匆跑出来的一点人马向南方跑去,往西进汉中,投靠张鲁,虽然机会很大,但是同样的,发展也不大,更何况,那边已经有了一个袁尚,曹丕去了说不定比投降了李林的还要危险,最后荀攸给曹丕定的路线,还是荆州,一路南下,而最主要的,荀攸已经跟一个人商量好了,那边是驻扎在新野的刘备…………
 
    正当张郃带领五百轻骑追赶曹丕之时,关羽忽然带领人马杀出,并不与张郃交战,就是拦截张郃,关羽之勇武,加上张郃就带着五百骑兵,如何能战,幸好张郃并不是冲动之人,想要硬冲,便又退回了宛城,而这曹丕,当然就跑了呗!
 
    “娘的!刘备什么时候跟曹丕搞到一块了!”李林紧皱着眉头嘀咕着,道:“这历史上绝顶的仇敌,竟然被老子逼成了联盟了!这下子,不好弄啊!”
 
    一个刘备,一个曹丕,李林听得脑袋都疼,这要是在别人的眼里,一个落魄的为之真假的皇室宗亲,徒有仁义之名,毫无实权,一个年岁不大,刚刚被打的落荒而逃的贵族子弟,这样的组合,跟李林比起来,那就是三十三重天凌霄宝殿避雷针的针头,和十八层地狱下水管道里面的铁锈一般,但是只有李林知道,这两个人可都不是什么善茬,如今自己统一北方,越来越像当年的曹操,而那刘备依旧在荆州,若是有朝一日,刘表忽然挂了,那边是刘备的崛起之时啊,后来的蜀汉昭烈皇帝就够让李林头疼的了,现在有加上了一个魏文帝的胚子曹丕,外人眼里的垃圾股,其实那是潜力股,李林眉头深锁,目光深邃…………
 
    过了好半天,李林喃喃到“霸儿!给我去哪笔墨来!我要写几封书信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夏侯霸答应一声,不一会将东西准备好。
 
    李林抬起笔,慢慢的写着,如今这样的事情发生,也就只有让蔡瑁和蒯越想办法赶紧将刘备除掉了,但是真的能够除掉吗?哪有那么简单,甚至正是李林的这么做,才会让如今的时空更加的接近历史,本来在刘表面前相当受信任的刘备,屡次遭到蔡瑁和蒯越的暗算,从而,才得到了他应该得到的机会,甚至是本来不是他的机会…………
 
 第二百二十八章 邴原病亡
 
    成业二年十月,李林从国都洛阳发出三封书信,一封送往江东秣陵孙权处,一封送往荆州蔡瑁和蒯越,一封直接给了刘表。
 
    而送给孙权的书信之中,李林态度十分强硬,表现出了对于孙权的极大的斥责,先是联盟,而后背约,不讲信义,但是念在上天好生之德,大汉祸乱之多,便不再与孙权追究,但是占领了孙权以北的土地城池还有的俘虏的文武官员,人马俘虏,统统不会归还,若是想要…………那孙权就要自己掂量掂量用什么方法了。
 
    给蔡瑁和蒯越的当然简单,直奔主题,赶快搞死刘备一伙,不然后患无穷,稳定也要稳定荆州,要将荆州的大权赶快牢牢的把握在二人的手里。给刘表的书信就极为冠冕堂皇,但是也蕴含着威胁,而李林如今已经攻陷了宛城,打下了大半个南阳郡,宛城按理说应该归属于刘表的荆州治下,李林出兵攻打曹丕的理由,不过是自卫罢了,毕竟乃是曹丕率先无理由出手攻打李林的,但是如今曹丕已经被打的七零八落,那宛城李林再占着的话,有没了理由,进了嘴的肉李林不会吐出来,而刘表更是不会让李林轻易得到宛城,虽然畏惧李林的实力,但是毕竟李林无理,所以刘表当然还要想李林要宛城。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已经在刘备那里的曹丕就派上了用场,李林向刘表要自己的仇人曹丕,只要交出曹丕,就可以还给李林所占领的南阳的几座城池,刘表当然已经知道,曹丕已经毫无用处,留着也是祸害,只可惜,最后刘表竟然被刘备说动,不放曹丕,当然了,刘备哪有那个本事,谁让他背后又一个诸葛亮呢,结果,李林继续占据宛城。
 
    成业二年十二月,李林陆续控制新占领的扬州庐江,寿春,合肥等地,还有徐州淮安,淮阴等地,加上半个南阳郡,平定了这些城池还存在的反对之声,派遣兵马,驻扎防御,算是完全控制住了大局,而曹丕一方几乎殆尽,孙权一方也吃了大亏,李林大获全胜。
 
    成业三年春,天子在洛阳大赦天下,一系列实行各项惠民政策,天下终于再一次陷入了一片的安宁。
 
    但是好景不长,成业四年,大汉天下虽然没有战火,但是老天好似就故意跟大汉的子民们作对一般,愣是不下雨,导致天下大汉,唯独荆州幸免于难,而为何幸免于难,这当然要去问诸葛亮了。
 
    大旱无雨的季节,北方和江东受灾最为严重,李林看着脚下干枯的土地,再看看头顶的烈日骄阳,愁眉不展…………坑肝私巴。
 
    “妈的!再不下雨,今年一整年的庄家就都废了!”手里攥着一把干干的沙子,捻了捻,李林恶狠狠的骂着,又蹲下来,看着自己身前的小麦,小麦已经干枯的不行,那摇摇欲坠的样子,估计再不下雨,肯定就是全死了,不错,他正在这天地之中,无论什么时代,粮食永远都是民生之本,天下大旱,百姓遭灾,李林哪里能够在家中坐住?
 
    “主公!主公!主公!”一阵疯狂的惊叫声猛然想起,李林条件反射的神经一紧,立即从地里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一名护卫营的士兵疯了一般的冲了过来,“噗通!”一声跪倒在地,溅起地上一阵的灰土,拱手道:“主公不好了!”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!”李林愠怒的说道,百姓遭灾,这可比有敌人打过来更加让李林生气,所以这一段时间李林的心情都是极差的,脾气也是很大。
 
    护卫营的将士压根都不管李林有没有生气,因为自己要说的事情可是比李林生气要更加的重要,那将士立即到“邴大人!邴大人在北平病危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李林惊叫一声,只感觉脑袋之中“轰隆!”一声,身体晃了晃,护卫营的将士一看李林的模样,担心的叫道:“主公!主公!”
 
    李林晃了三晃,立即定住了身子,喝道:“赶快!赶快!备马!备马!我要去北平!”
 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 » 这可比有敌人打过林生气所以这一段时间李林的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