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声声咯吱的声响从他口中不断的传出

分享到:
 
    十万武晶,那可是十万,而不是十块!
 
    这,已经称得上是稀有的豪赌了!
 
    “怎么?难道你连十万块武晶也拿不出来?”
 
    见青年男子久久不语,风浩故作诧异,惊呼出声,就如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。
 
    对于这些惹怒的小青梦的人,他可不打算留手了,要宰,那就要狠狠的宰!
 
    “你!...”
 
    青年男子被他一激,气的一脸铁青,眼眸喷火,却是为之语塞,心中憋屈的很,口中怒喝道,“十万块武晶,说的好听,难道你拿的出来么?”
 
    “啧啧,没想到你果然是个穷人啊。”
 
    风浩故作不屑的撇了撇嘴,嘲讽道,“我虽然也很穷,不过拿十万块武晶出来,那还是没有问题的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拿出一枚戒指,递给一旁已经傻眼了的赌官面前,只是扫了一眼,赌官的身子便是一颤,瞳孔扩大。
 
    “告诉他,这里面有多少块武晶!”
 
    收回了戒指,风浩故作傲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回这位大人,里面总共是十七万五千三百四十三块武晶!”
 
    赌官很是客气的回答着。
 
    原本他还因为风浩一直在普通毛料区晃悠,心中有些看不起他,现在,心中却是震惊的无以伦比。
 
    一个随身能携带近二十万块武晶的人,他的身份,能简单么?
 
    再看着小青梦与那两个秀美侍女的时候,他心中似乎明白了许多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扮猪吃虎的主!
 
    “天呐,他竟然随身携带十七万块武晶!”
 
    人群之内惊呼不断,看着那个邋里邋遢的壮汉,他们都是投以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 
    他们真没想到,看起来不怎的的烂赌鬼,竟然身怀巨款!
 
    傻眼的不止是他们,那青年男子与他的一众护卫目光都是变的有些呆滞,那两个秀美的侍女也是投以诧异的目光。
 
    十七万之巨,却随身携带,这充分的说明了他的不简单。
 
    “如何?”
 
    看着他眸内的震惊,风浩嘴角微微扬了扬,口中再次出挑衅的声音,让的那个青年男子面色变的一片紫酱色。
 
    “回去老爷那里拿武晶来!”
 
    青年男子转过身,朝着他身边的一个护卫轻喝道。
 
    “可是...”
 
    那个护卫微微一愣,有些犹豫了。
 
    十万武晶,数目实在是太大了,他怕回去武晶没有拿到,反而被一巴掌拍死了。
 
    “没用的东西,一点小事也做不好!”
 
    青年男子侧身直接一脚便是踹了过去,口中气坏莫急的呵斥着,“我叫你去,你就去,哪来那么多废话?!”
 
    说着,他取下腰间的一块玉佩扔给那个护卫。
 
    “是是...”
 
    接过玉佩,那个护卫便是如飞一般的跑了出去。
 
    很快的,消息便是传了出去,顿时,处于这个赌石坊内的人基本全部都是聚拢了过来,其中不乏有各阶的相石大师。
 
    “咦,那个不是白家的徐家的徐寒么?他怎么会在这?”
 
    人群之中,终于是有人认出了那个青年男子来。
 
    他就是这琅邪古城之内,地级相石世家,徐家青年一代天才之一,徐寒!
 
    在这些人听闻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心中都是升起一抹诧异与不忿。
 
    这是在挑衅整个相石界么?
 
    不会输?就连天级相石大师,相石界的泰斗,那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,这个邋里邋遢的烂赌鬼竟然敢放出如此大话?
 
    但是,考虑到了那十万武晶之数,他们暂时都是选择了观望。
 
    先看看形势再说,毕竟,十万武晶一局,那可不是什么小数目!
 
    而风浩,对于这些目光,他直接视如未见,依旧是在逗着小青梦,一大一小之间,不断的出畅快的笑声,在这场面上显的有些格格不入。
 
    这般的场面,让的很多人深思了起来。
 
    他究竟是不将十万武晶放在眼里?还是有必胜的信心?
 
    他的信心,究竟是从何而来?
 
    “哼!”
 
    徐寒不忿的冷哼一声,沉着脸,一脸阴森的看着他,一声声咯吱的声响,从他口中不断的传出。
 
    这分明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!
 
    “该死的!”
 
    眼眸内厉芒烁烁,他誓一定要这个人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 
    “少爷!”
 
    不多时,那个前去的护卫便是赶了回来,将的一枚戒指交给徐寒。
 
    “哼!你不是想输么?”
 
    戒指拿在手中,徐寒才是似乎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,呼了口气之后,他的姿势也摆了起来,眼眸微眯,锁定着风浩,寒声说道,“那我就让你输个够!”
 
    在他们家族,他是万中无一的天才,甚至,在琅邪域相石界,他也是年轻一代中的精英,他敢赌,源自于自己的实力,瞳术与经验!
 
    “求之不得。”
 
    风浩争锋不下,直接顶上,气的他想要吐血。
 
    “口舌之利!”
 
    深深的呼吸了数次,徐寒才是压下了心中的躁动,冷声反驳。
 
    “嘿嘿,是不是口舌之利,赌过了不就知道了?”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 » 一声声咯吱的声响从他口中不断的传出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