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洋自得的笑意挂在脸上盛气凌人的朝着风浩走

分享到:
 风浩冲他不坏好意的一笑,如今,再次有这么多人,既然这个徐家在琅邪古城内还略有名气,那么在众多人的见证下,赖账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,不然,这传承了上万年的相石世家也算是走到尽头了。
 
    “咦?天色快黑了,这样吧,我们赌随意一点,就一人选一块二十万金币的毛料,谁开出的东西价值高,便谁胜,如何?”
 
    瞟了一眼外面的天色,风浩如同提建议一般的说着。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 左右思想了一番,徐寒并没有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便是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487章 焦石
 
    第487章焦石
 
    十万块武晶的豪赌,为了赶时间,竟然如此随意,便是让的大厅内的赌徒们惊呼了起来,那些个相石大师,也是眸光微抖。〔<〔 八(一[(小[说网 ?.
 
    那两个秀美的侍女心中更是震惊的无法言喻。
 
    她们从未看到这个邋遢汉使用过瞳术,选石之时,他一般都是随意的挑选,不看毛料的成色。
 
    如今,他竟然与一个相石大师相比赌石,这难道是送武晶给别人么?
 
    “嘿嘿,那就开始选吧!”
 
    风浩嘿笑了一声,搂抱着小青梦,便是朝着一旁的架子走去。
 
    一手搂抱着一个粉装玉琢的小女孩,一手,在毛料之上随意的拂过,如此选石,让的众人心中一抽。
 
    他这的确是在送钱!
 
    此时,照他们看来,一个明显只是凭借运气的人,他怎么能与这个地级相石世家的徐寒相比呢?
 
    而那些个相石大师,个个都是流露出嘲讽的面容。
 
    十万武晶,就这么泡汤了。
 
    “嗯?”
 
    才是少许,走了两步路而已,风浩便是停了下来,似如心灵感应到了一般,翻手,直接将那块标价为十二万的毛料拿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我就选这块了!”
 
    掂了掂大约也有十斤左右的毛料,风浩笑意盈盈的说道,那模样,似乎他还赚到了很大便宜似的。
 
    顿时,周围一双双眼睛都是精芒烁烁,通明一片,甚至有几人眼眸之内泛现彩芒,使用的正是荒古瞳术!
 
    “呵!”
 
    “真是不知所谓!”
 
    “嘿嘿,十万武晶买个教训也是值得的!”
 
    但是,当他们看到这块毛料面目的时候,纷纷都是散去瞳术,不屑的嗤笑出声,各种嘲讽尽数吐露。
 
    这块毛料色泽一般,有些焦黑,似乎受过大火烘烤,浑然没有丝毫灵气,整个就一块焦石,废料中的极品!
 
    “选的竟然是焦石...”
 
    不说那些相石大师,就是赌徒也是一阵叹息。
 
    这种焦石,为毛料中的极品废料,废到就连普通的一个石块也不如,因为,这是在荒古战场上,被当时能量潮汐波及到的泥土,任何灵气都被打的消无了,一片焦土而已。
 
    焦土,那是绝对不可能蕴出武晶的,更不会出灵铁,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,从来没有过意外。
 
    的确,若是他选定了的话,他的十万块武晶,就当是买了这个教训了。
 
    “哼!”
 
    徐寒冷冷一哼,嘴角弯起一道狞然的笑意,眉宇之间,尽是嘲讽之色。
 
    就连焦石都不认识的人,果然是一个自认运气逆天的赌鬼而已,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自己有必要让他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。
 
    一双带有些绿芒的瞳孔缓缓的亮起,正是徐家赖以生存的荒古瞳术,‘青木瞳’!
 
    “这徐寒天赋果然不错,已经达到了地级中阶的地步。”
 
    “这徐家后继有人,难怪徐寒提出拿取十万武晶,徐家也直接允许。”
 
    “劲敌!”
 
    人群之中有相石世家的人出惊叹。
 
    盛名之下,徐寒也是拥有令人心惊的实力,那双绿瞳,给很多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
 
    因为大比很快就要开始了,这徐寒,必定会是劲敌!
 
    可以说,时至现在,没有人再看好风浩,当然,除了小青梦以外。
 
    一块焦石而已!
 
    瞧着那其乐融融的一大一小,所有人皆是不明。
 
    难道是不在乎这十万武晶?
 
    别说,那模样似乎还真是不怎么在乎结果,单纯的求败?
 
    很快的,徐寒便是选好了自己的毛料。
 
    是一块标价在十七万金币的毛料,外有灵气溢露,虽然模样也很一般,不过却是自有意蕴,看上去很为不凡。
 
    场面上,那一双双眼瞳再次亮起,在他手中的毛料上扫视着。
 
    “咦,好像是块灵铁!”
 
    “凝而不散,灵铁的几率高,看来应该是灵铁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个徐寒实力了得,他能选出,开出灵铁的几率有六成左右!”
 
    相石世家的人纷纷出声,让的周围喧哗声四起。
 
    十几万的毛料,就能开出灵铁,那价值直接是翻了十倍以上!
 
    这让的赌徒们感慨莫名,相石世家的人,果然多是了不得之辈,根本不是自己这等凭借运气吃饭的能比的。
 
    听着周围的惊叹与各种呼声,徐寒嘴角扬的更高了,洋洋自得的笑意挂在脸上,盛气凌人的朝着风浩走去。
 
    “哈哈,小梦儿真坏。”
 
    听着小女孩说的趣事,风浩畅快的大笑,似乎将赌石之事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 
    “咯咯!...”
 
    小青梦也是面如花开,清灵的笑声不断的从她口中出,“梦儿只是躲在门后面,那次娘亲找了几个小时也没找到...”
 
    “哈哈!...你娘亲还真笨。”
 
    风浩轻捏着小青梦的鼻头,口中大笑。
 
    他可以想象当时青芜的神情。
 
    “咦?你这么快就选好了?”
 
    这时,风浩似乎才现了徐寒的存在,故作惊讶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哼!修逞口舌之快!”
 
    风浩越是无所谓,他就越气愤难当,脸上的得意也在顷刻化为怒容,一双眼眸之内尽是熊熊的怒火,喝道,“开石吧!”
 
    “嘿嘿,你先开吧,我看着。”

欢迎转载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—重庆时时彩购彩平台推荐 » 洋洋自得的笑意挂在脸上盛气凌人的朝着风浩走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